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年年柳色

 
 
 

日志

 
 

(原创)冷漠知多少  

2012-07-20 14:1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怒斥为“没人性”的实例越来越多了,你想视而不见都难。歪歪扭扭能写几个字的人都在谈论人生,然而人们对事态的冷漠,很少有人认识到也是一种人性的缺失。

     走在大街上,看芸芸众生,都自命不凡,行色匆匆,但,遇到需要救助的现象就如同见到瘟疫一样,远离尚且唯恐不及,生怕拖累自己。而有人打架、出车祸,则踮起脚尖凑热闹,四周围上一大帮,——鲁迅当年痛斥的中国人善于充当看客的劣根性随处可见。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确实赢了一手,但,也不可回避的输了一大手。先赢的人,全用“黑猫白猫”的手段成了暴发户,临到“先富带动没富”的时候,却像把头缩回去的乌龟一样,不理弱势群体,帮助别人是真正的“一手软”,鲸吞资源财富那是“一手硬”,我们实际是“输”得很惨——整个民族输掉了道德,附带着人性的冷漠与寸利必争。

     曾记得一地有人要跳楼,围观的人群中有好事者现买个小凳子坐下来冲上高喊:“你倒跳啊,胆怯了”?一个长途带卧铺的客车上,有三男人抡奸一女青年,女青年求救,全车人“睁着鼻子合着眼”——麻木得几成死人,同车上的那些男人,还能叫人吗?

     我看到,在物质生活日渐丰裕的今天,世风中的人情冷漠已经不是个例,而是成为一种可怕的社会现象。前几日去理发,走到财政局后面的街上,在人力三轮车上坐着三个汉子,没见到有什么因由,下车就围打三轮车夫,一重拳猛击太阳穴而倒地,另两个恶徒上前用脚踢,其中一脚踢到眼睛,只见车夫双手捂脸,鲜血顺指缝迅猛外流——我估计那只眼睛是瞎了,我上前大声呵斥,毅然的质问:有胆量冲我来!三人冲我悻悻,遂逃之夭夭。可叹的是,一大群围观者,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制止,也没人报110,而我的手机又忘家了,不免又对人群说:“有良心的替我报个案”。如果说三个恶徒没人性,那么,围观的群体的态度又是什么?人性丧失到如此地步,难道不是我们自己的悲哀?

     表象,都是正人君子,关键时刻就象裤裆撕开——全露出来了。西方先贤说过:“人性靠制度塑造和约束,良知受制度文化培养和熏陶”,我们的传统文化,历来是靠皇家的“教诲”与“吆喝”,象菩萨劝善一样希望民众立地成佛,统治者满口仁义道德教化老百姓,自己却从来不遵循。古代官员出有轿,现今官员则有车,有句民谣:“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沾襟,慢车站立者,多是老年人”,道出了事态炎凉,当官的自然不去挤车的。

     我反感崇洋媚外,但,对西方的文明,我是很赞赏的。有记载:1935年在纽约一个贫困区的法庭上,审理一名偷窃面包的老妇人,老妇人十分胆怯嗫嚅着回答法官的审问:“我需要面包来喂养我那几个饿着肚子的孙子,他们已经几天没吃到东西了”。冷若冰霜的法官开始宣判:“我们必须秉公办案,你可选择10美金罚款,或是10天的拘役”。当判决宣布后,时任纽约市长的“拉瓜第亚”从旁听席上站起来脱下帽子,往里面放十美金,然后对其他人说:“现在,请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这是我们为我们的冷漠付费,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城市”,据说,连法官都心甘情愿的交了“罚金”。我揣测得出,那一定是个令人惊讶与肃穆的场面,它使人灵魂震颤,那种浓厚的人情味,让人久久不能平静。

     任何人,都有可能遇到危难,都有可能在一瞬间成为弱者,象汶川大地震,即便你在家不出门,你正好被压在废墟里——哪里有保险的地方?因此,我十分赞赏人们相互之间的支援,多点人性关爱,没人敢保证自己不会吞咽那遭遇冷漠的苦果吧?

     我听厌了那些“道德家”不厌其烦的“教诲”,这些自命不凡的人就跟老母猪嚼甘蔗时嘴丫直淌脏水那样起劲的对别人训导。我更惧怕道貌岸然的官员那超然绝俗的报告言辞,就像让别人学雷锋一样,事到临头,拍拍自己的良心,倘若你遇到这些,你会有什么想法?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