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年年柳色

 
 
 

日志

 
 

童年的眷恋(原创)  

2013-03-29 07:0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的眷恋(原创)

 

 

 

童年的眷恋(原创) - 年年柳色 - 年年柳色

 

童年的眷恋(原创) - 年年柳色 - 年年柳色

 

童年的眷恋(原创) - 年年柳色 - 年年柳色 
童年的眷恋(原创) - 年年柳色 - 年年柳色

 

童年的眷恋(原创) - 年年柳色 - 年年柳色

 

 童心未眠,估摸我这种心态能延续到与人寰拜拜的时候。

 

我喜欢看成年人跟孩子一块嬉戏,瞧着他们是那样开心,不经意地跟着眉开眼笑,自然心里也有跃跃欲试的念头。有两个小丫在雪地一起疯,拍下的照片很温馨,在我看来,可比那些明星的骚首弄姿强多了。人,贵在自然,一生中最自然的阶段应该是在童年,不雕琢,不修饰,根本不懂什么是美与丑,玩耍时候的“放肆”与特定场合的“拘谨”并存,更多的是那种活泼无邪的童真,世人叫绝。

 

在我头脑中储存的东西,大部分都过时了,唯有童年往事永远的鲜活。每当看到孩子们的活泼,也便常常引起我对童年的回忆。永远不会忘记男孩子们逞疯似的淘气,女孩子附庸谨慎的唱和。记得一次玩得正兴,大雨突来,伙伴发一声喊撒丫子就往村里狂奔,有一女孩落在后头吓得大哭,我一看傻眼,不得已回去拽着她一同往家跑,她不哭了。

 

我父亲从来没打过我,我在外惹祸,都是我母亲声称要揍我屁股,遇到这样见势不好我就跑得老远,站那瞅着母亲,这时手持扫炕条帚的母亲也不来追我,只放下一句“狠话”:“小要账鬼儿,等你回来看我咋收拾你”,等我在外转悠几圈后再蹑手蹑脚地回家,母亲也不提及这个茬,所以这也等于从来没挨母亲打过。

 

每年,北方的节气到了“三月三”,天气转暖,孩子们纷纷都出来户外活动,没有风筝可放,就跟伙伴藏猫猫。有一次跟伙伴玩这种古老的游戏,情急中我想躲在别人家酱缸后边的夹空里,撅着屁股使劲往空里钻,没成想把酱缸给挤倒了,缸里的大酱一股脑涌了出来,我一看这祸可惹大了,蒙灯带害怕,愣神儿不到两秒功夫,第一反应是撒腿就跑,越快越好,哪还敢回家?天黑肚子俄了也只好忍着,藏在一家的柴禾垛里睡着了,是我母亲半夜摸着黑到处呼唤我的小名,我才醒来敢露面。现在回想起母亲当时在寻找我的那种焦灼心情,很可能是担心我出现了不测,那带有哭腔地呼唤,真有点像祥林嫂呼唤“阿毛”的声调,让我有点心酸,这件事会永远记忆犹新。

 

如今,与童年时代的距离渐行渐远,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我的思绪穿越时空,回归到那个时代,重温那几分喜悦,也夹杂着淡淡的忧伤。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